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核试验场区 >

“马兰精神”给了我生命之魂——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省文明办主

发布时间:2019-06-19 19:3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编者按:近日,河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省文明办主任白石做客长城网,讲述了自己随父母在马兰核试验基地的难忘岁月,深刻剖析了马兰精神,即爱国、自强不息和艰苦奋斗的精神。呼吁“两弹一星”精神,为中华民族铸魂,使我们的民族从里到外都强大起来。

  主持人:白部长,欢迎您做客长城网!看到刚才这段短片(电视连续剧《国家命运》片花),白部长的感受一定比我们更加强烈,这是因为什么呢?您在新疆马兰这个地方度过了自己的童年,有着难忘的经历和珍贵的回忆。当时是怎样的一个机缘巧合,让您在童年时就到了这个地方生活呢?

  白部长:看了这部电视剧,感觉是很深的,也勾起了过去的一些往事。我是1960年随父母从内地去的马兰基地。马兰基地建设是在1958年,叫核武器试验基地嘛,1958年、1959年部队陆续进入,到1960年就开始有家属逐渐地进入了。

  白部长:我们是最早的吧,最早这一批进去的。当时进去以后,那个地方没有房子,就是住帐篷。当时的铁路只通到大河沿,不像现在到乌鲁木齐,通到大河沿就是现在风口那个地方,下车以后就是部队的转运站,就是一排排的帐篷,从转运站跨过天山,到罗布泊边缘的基地生活区。进去以后,开始也是住帐篷。住帐篷因为经常要刮风,后来基地就开始挖了一些地窖,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菜窖一样。以后就是住一些干打垒的平房。到1963年、1964年以后,部队的营房才逐步地盖起来,生活条件才有所改善。

  白部长:1960到1969年,69年底我从那个基地当兵走了,到新疆军区,那是两个系统。中间我回去过几次,前前后后可以说,从1960年到1975年大概十几年的时间。

  白部长:我1960年去的时候是七岁,刚上学。当时去了以后,到那个部队,也没有什么学校,都是一片茫茫戈壁。我记得我当时在部队的一个团,那叫124团,他们试着搞一些农场,当时自己要自力更生,搞一些生产,供应一些部队生活。当然,那时候基本上还是不行的,主要还是靠内地供应。那时候这个地方是基地条件相对好的,我们当时就有十几个孩子,我记得,在那里面就办了最初始的马兰小学,那时候还不叫马兰呢,那时候就是基地小学。

  基地小学实际上就是挖几个坑,上面搭上木头,搭上红柳,就在地窖里面上学,我们当时就称为地窖小学,最后变成干打垒小学,就是用泥垛的那种房子,干打垒小学。那时候条件确实比较艰苦,因为当时岁数小,不知道那是一种艰苦,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那段生活很乐观,想到这个问题,就感到那时候的孩子更加可爱。

  主持人:刚才凭您的这些介绍,包括我们以往通过电视、通过网络对马兰的一些了解,可能大概都知道这个地方是戈壁滩,条件非常地艰苦。今天白部长特意带来了一组老照片,下面就我们就随着这些照片来重新认识一下那段岁月。

  白部长:1960年大批部队陆续进疆,基地的人逐渐地多了。那时候进基地没有像样的公路,就是按着车辙走。火车可以把汽车拉开到大河沿,大河沿过了,就往西南方向走,跨过天山,天山里面实际上走的就是山沟,就是水道,就是过去流水的水道,部队的车队压出这么个车辙来,就是当时的公路了。

  白部长:还有几百公里,要从天山的北麓跨过天山,到天山的南边才是罗布泊边缘的基地生活区。

  白部长:这也是跨过天山的路,山里面的路。这个地方就是场区了,就是核试验场区。

  白部长:这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,当时到了马兰基地,就是这样。帐篷一排一排的。后来才知道,当时搞第一次试验的时候,帐篷搭了一千多里地。开始到马兰基地的时候就是住帐篷,住地窖那是进步了,住地窖就可以避风。这样的帐篷经常被大风气吹走,刮跑。

  白部长:现在我们进到屋里边又是什么地板革、瓷砖、地板砖,那时候地上就是沙子,无所谓扫地不扫地。

  白部长:这是场区里头的,核试验场区里面的一些镜头,因为里面很大,这是其中的一个点。

  主持人:这张照片我印象特别深刻,乍一看我以为那边是山,咱们仔细一看,其实是沙尘暴。

  白部长:对,沙尘暴,就是大风,刮大风就是这样。真刮来就像一堵墙一样地刮来。记得我们那时候在学校上学,有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在上课的时候,看到远处一条黄线,从远处过来,越来越高,老师就告诉我们赶紧关窗户。那时候我们已经进入楼房里头住了,营房盖起来了嘛。窗户都关上,然后拉开灯上课。风暴过去以后,尽管你关上窗户了,桌子上还有一层土,教室里面都是那种尘土的味道。

  白部长:这就是我刚才讲的地窖小学,还有干打垒小学,这都是1960年、1961年、1962年时候的情况。

  白部长:就是这么上课。你瞧这个就好了,因为那时候有了楼房了,还有了操场。

  主持人:照片上写的是“马兰中小幼”,那就是中学、小学、幼儿园,第一届运动会。

  白部长:这张照片上我当时还是敲的小队鼓,靠边这个小孩可能是,估计差不多。当时很自豪啊。

  白部长:这是网上下载的,这就是马兰孩子当时的写照。这个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孩子,我估计就是六十年代那个时候的,也就六七岁那么大的孩子,这是个真实的写照,那时候玩也没地方玩,孩子们玩是天性嘛,那时候就在大戈壁滩上、大石头上那么跑着玩。

  白部长:这是邓稼先,邓稼先一直在马兰基地生活了很长时间,也隐姓埋名了很长时间。

  白部长:这是张爱萍同志吧,张爱萍同志当时是副总参谋长,也是负责马兰基地核武器实验工作的,后来是国防科委的主任。这是第一颗爆炸的时候,向总理汇报的场面,网上有这张照片,我见过。

  白部长:对,也是珍贵的照片。你说是那时候的将军,那时候的将军跟士兵是一样的。

  白部长:我估计这也是1966年那年去的那次。不是刚才有一张跟学校的孩子们照相的,这个是跟基地的一些工作人员,可能这是跟21所,21所搞测试嘛,跟这些人在一块儿合影的。这里面也有基地司令员。这边数右手第二个就是张蕴玉。

  白部长:对,是当时打上甘岭那支志愿军部队的参谋长,他是咱们河北人,就是咱们赞皇人。他已经去世了,他的一半骨灰在赞皇,一半骨灰埋到马兰烈士陵园。

  白部长:对对,他的孩子都是我们的同学,小时候的同学。这里右边数第二个是张爱萍,左边数第二个是张蕴玉。你看他们,你看那时候的将军,跟我们的士兵是一样的,穿的是一样的防化服,一样在场区里面执行任务。也是有危险的,都不怕牺牲。

  白部长:这个就是60年代没有换装以前的基地这些工作人员。一看就是,还是过去的军衔嘛,军装都可以洗得发白,估计他们穿的都是比较好的军装,来照相嘛。一般是打着补丁的,膝盖上打着补丁,很多军装洗得都发白,就带一点点黄,就白了,过去的工艺也不行嘛,这是60年代的,文革前的。

  白部长:这是试验以后取样,飞机穿蘑菇云,估计前面那个斗就是进沾染物的,蘑菇云沾染物,后面那个袋子,就是它进了袋子里以后,把这些物质提取,进行化验。

  白部长:对,飞机穿蘑菇云这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。我们现在说福岛核电站漏一点,都吓得够戗。你说那时候我们的军人就敢开着飞机,爆炸以后敢穿蘑菇云去取样,那是米格战斗机。

  白部长:这张是巡逻小分队,因为这个场区很大,警卫任务很重,需要部队大面积巡逻,就要派出去若干小分队进行巡逻。他们出去有的一年要走上几千里,带上几壶水,带上指北针,生活都得由他们,能不能生存下来都靠他们自己了。

  白部长:对,也有回不来的。看《国家命运》里面有这么一个片断,写了一个班,那是当时的一个比较真实的写照,实际上要苦,比那要苦得多。你说一出去以后走几千里地,一个班,大戈壁滩无人区,不用说,你可想而知,你可以无限地去想象他们要经历多大的苦难。但是电视剧呢,它不可能完全能表达出来,它只是给你冰山的一角,实际上苦得多得多。那里面讲最后剩了三支葡萄糖,党员们让给的团员们喝,最后都坚强地走回来。那一代人确实是不容易,那一代的军人说实在的全世界都没有,古今中外都没有。说红军爬雪山、过草地,在罗布泊就是继承那种精神,罗布泊的战士在某种意义上,比爬雪山、过草地都要难。但是这些事情人们现在很多都不知道,都忘记了。不能忘记!

  主持人:也是聂帅,刚才也说到的1966年那次来视察,跟学校学生的合影。这里面有您吗?

  白部长:这里边我大概在上下数中间吧,左边右边记不清楚了,反正就是一排排架子,当时老师领着我们把它排好。

  白部长:越模糊越好,反映一个岁月沧桑啊。你知道到现在这张照片已经快半个世纪了。中间的就是同志,他的右边第二个可能就是张蕴玉司令员,这边还有邓政委,他们的孩子我们当时都是同学。

  这张照片确实有纪念意义。聂帅去那儿,回去以后是“二月逆流”嘛,也受到的一些冲击嘛。那时候部队也受到了一定冲击,后来很快就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http://spazworld.com/heshiyanchangqu/4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